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斗牛棋牌下载 > 击毁装置 >

第605章 黑的切开都是粉红

归档日期:07-05       文本归类:击毁装置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相比起一言不合就绑人的丝蒂芬妮,始终保持着老好人模样的店长大人这边自然要显得更加可靠以及令人信服,在对方不紧不慢的解释下南宫荣总算是弄清楚了事情的缘由。简单点说,联盟为了在虚空中搜索出那些徘徊于拉兹菲尔德位面附近的小股深渊部队而将舰队分散了开来,随后处于边缘位置的几支分舰队也确实发现了敌人的踪迹,为不跟丢对方而主动追了上去。

  到这里为止一切都还算正常,然而当店长大人他们所在的主力舰队准备过去与分舰队汇合并包围敌人予以歼灭之际,事情却突然出现了急剧的转折。无数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的深渊怪物与作战兵器似乎是事先藏身于附近一个无人的位面之中的样子,联盟的主力舰队毫无防备地路过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迅速现身将前者团团包围展开了猛攻,差点就把对方摁在地上狠狠摩擦了。

  幸运的是,这支舰队并不普通,在最初的混乱过后身经百战的官兵们很快镇定下来发起了反击;而某个规格外的金发侧马尾更是当机立断带着一队同样规格外的高手离开旗舰在虚空中凭借自身实力以一敌百,这才使得深渊没有能够将联盟的舰队彻底压垮。

  没错,他们就是打定主意欺负小boss级别的高手在先前的比尔贾德位面攻防战里大量折损的深渊了,不服来咬啊?尽管统筹指挥部队的几名深渊大将仍然健在,但这些家伙总不至于像前线的小队长那样动不动就亲自上阵与敌人战斗,深渊只能用数量众多的基础单位来与联盟的规格外们进行对抗。

  当然假如被困的联盟舰队出现了有可能成功突围而出的迹象、又或者其它方向上的分舰队摆脱了先前充当诱饵的少量深渊部队的纠缠即将抵达战场,这几名大将估计再怎么不愿意也要亲自出面动手了,联盟必须在那之前做好应对措施才行。

  而这个应对措施就是南宫荣了,少年的傀儡哪怕是作为对抗大boss的消耗品也显得极为廉价,更何况它们还具备克制深渊的属性,就算联盟真的将其当成消耗品来使用,深渊一方也不见得有那么好的牙口能够将它们吃下去。

  “明白了,我是预备役么?”南宫荣在听完店长的说明后点了点头道,“还是专门对付boss的那种。行吧,反正傀儡天生就是拿来当炮灰的,这样安排也没什么不对。不过这真的有必要用绳子把我给捆住吗?”

  丝蒂芬妮闻言非但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反倒加大力度把少年胳膊上的绳子绑得更紧了:“当然有必要,谁知道你小子会不会在boss攻击这艘船的时候吓得直接逃走?你跑了其实也无所谓,可关键在于那些傀儡在失去与你之间的联系后会当场散架,这就有点麻烦了。”

  南宫荣很想告诉对方说,自己可是连星球级别的超级最终boss都见识过,并且还曾经和那家伙交了手的。当初那毁天灭地的歼星炮都没能把少年吓得抱头鼠窜,如今几个在大部队后方藏头露尾打着boss名号的存在还真的没法让他产生什么畏惧的情绪。

  不过在看到黑长直已经差不多把自己的胳膊给绑成了粽子、实在没有地方下手转而开始将目光转移到了腿上之后,少年觉得还是少说两句免得刺激到了对方比较好。

  “咳咳,我觉得你用不着这样的,丝蒂芬妮。”店长眼见某人摆出了一副【你继续说我听着】的淡然表情,便知道自己如果不开口打断这个话题估计会始终持续下去的,所以才主动站了出来,“又不是让南宫荣亲自上前线,身处战舰内部的他又会遇到什么危险呢?他根本没必要逃跑,除非这艘船马上就要被击沉了。”

  然而击沉一艘联盟能够担当旗舰的主力战舰却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别提它的周围还有许多舰船随行护卫。如果事情真的到了旗舰快被击沉的那种地步,南宫荣便是有心继续留在战场上估计也起不到多大作用,还是趁早走人更加靠谱一些。

  不过丝蒂芬妮用绳子捆绑南宫荣并不只是在秀日常开玩笑,她在听从店长的劝说后尽管没有去绑少年的腿,却也没有将那条被捆成了粽子的胳膊松开,反而牵着绳头走到了房间里的一张沙发旁边。

  这个房间出现在战舰上多少显得太过华丽了一些,估计应该是专门给搭乘此舰的联盟重要人士准备的——然而这并不是重点,关键在于这里乃是在船上,而且还是战舰,没有人会在房间里面安置家具却不对其加以固定。

  换句话说,房间里的这些家具一个个全都被死死固定在了地板上,丝蒂芬妮所要做的只是将绳子的另一头绑在沙发上,然后便可以保证南宫荣像被拴住的汪星人那样永远只能在一定范围内活动。

  店长大人见状不禁瞧得一阵冷汗涔涔,最后忍不住满头黑线地问道:“喂喂喂,能不能稍微给我一点面子,才说完这样做根本没有必要就把别人拴住到底是要闹怎样?”

  对于某人囧囧有神的表情,丝蒂芬妮则是保持着淡然的神色轻轻撇了撇嘴道:“噢,我当然愿意给你面子,不过在这件事情上面却没得商量。还有是不是你那略带腹黑的正宫不在身边,周翼你就不知道如何思考问题了?我为什么要绑住南宫荣?肯定是……”

  黑长直的话没有能够全部说完,因为一阵突如其来的巨大轰鸣和宛如地震般的剧烈摇晃打断了女孩,同时也让房间里猝不及防的几个人纷纷在地上滚作了一团。

  要遭!店长大人在倒地的一瞬间便意识到了不妙,要知道南宫荣人可是有一半在传送门里面的,万一对方摔倒后滚到了门的另一侧,那这边已经传送过来的二百多个傀儡岂不是要瞬间全部报废了!?

  如今乃是分秒必争的关键时刻,没时间也没那个机会再让少年回去重新将傀儡数目恢复成一千然后才上战场,倘若南宫荣刚刚真的摔进了传送门里,他就只能凭借剩下的傀儡去参加战斗——还是建立在少年不会又一次摔到门那边的前提下。

  这实在是有点强人所难,谁也无法保证南宫荣在之后的战斗中就一定不会摔进传送门里,没准现在他就已经摔过去了,像这样再多来几次的话谁能吃得消啊?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可当在地上滚得晕头转向的店长大人终于能够看清楚眼前事物之后,他整个人却当场囧囧有神了起来。

  震动是如此的剧烈以及突兀,连作为大佬的丝蒂芬妮都毫无形象的趴在地板上顺带还露出了短裙之下那一抹可爱的粉红色,完美地诠释了被攻略后的黑色切开来都是粉红……对不起这个不算,总之重点在于房间里已经没有人站着了,南宫荣自然也不例外。

  但是少年却并没有摔进传送门的另一侧,并且就他的状态来看,估计等会再怎么折腾他也不会摔进去,除非出现这个房间彻底散架之类的糟糕情况。

  因为,有一条又粗又长又结实的绳子将南宫荣和固定在地板上的沙发牢牢拴在了一起,无论少年用怎样奇怪乃至猎奇的姿势摔倒,这根绳子都会保证他的胳膊、脑袋以及大半截肩膀在传送门的这一侧。

  很显然,丝蒂芬妮之所以一上来就用绳子把某人牢牢捆住并不是完全没有理由的,拜她所赐尽管南宫荣摔得很惨可终究没有让最糟糕的事情发生。

  这家伙莫非从一开始便已经意识到了有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所以才会直接上绳子的么?店长大人瞅了一眼形象近乎崩坏的黑长直,然后迅速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把目光收了回来。

  “好疼疼疼!要断了,胳膊要断了。”南宫荣(听上去有点不咸不淡)的痛呼声率先在房间里响了起来,“刚才摔倒的时候被绳子狠狠扯住,我总觉得自己的胳膊多半已经脱臼,甚至已经骨折了喂!”

  “区区骨折而已,又不是整条胳膊被砍下来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丝蒂芬妮一边揉着脑袋一边用鸭子坐的姿势支起了身体,“在和深渊的战斗中缺胳膊少腿都已经算是轻伤了知不知道?”

  “讲道理,你那值得大惊小怪的水准和关于轻伤的评断未免也太诡异了吧,无论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啊。”

  南宫荣的话没有说完整个人便彻底愣住了,因为他此刻已经坐起来将目光投到了丝蒂芬妮的身上,进而望着女孩露出了满脸愕然以及不敢置信的神色。

  像她这种动不动就用空间裂隙将别人大卸八块并且看着四处飙散的鲜血和肉块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甚至还很享受这种感觉的凶恶反派boss竟然也会做出鸭子坐这种可爱以及萌萌哒的动作吗?简直不敢相信!

  尽管少年什么话也没有说,丝蒂芬妮的俏脸依然迅速变成了和她的秀发有一拼的颜色,瞪着前者没好气地哼道:“你小子刚才绝对是在想些什么很失礼的事情吧?”

  对于南宫荣毫不犹豫的否认三连黑长直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他要敢于承认那才真的有鬼了。即便如此女孩还是有许多办法来针对少年,她那么多年的反派boss可不是白当的。

  “现在不是讨论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们的船明摆着遭到攻击了好吧,就算不能外出查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也应该抓紧时间把南宫荣的傀儡传送过来才对,还是说非要等到敌人打上门了你们才会产生危机感的吗?”

  终于想起来还有正经事要做的南宫荣急忙站直了身子,丝蒂芬妮也是不再给少年找茬在旁边安安静静地维持起了传送门的稳定,让一个接一个的傀儡迅速从传送门中鱼贯而出;至于店长大人和另外几个联盟的工作人员则是负责将傀儡从房间里引导出去,在需要这些家伙登场参战之前还是让它们待在仓库之类的地方会比较好。

  考虑到战舰内部那并不宽敞的空间,南宫荣制造出的傀儡统统只有和成年人相近的体积,在船舱里行动一点也不会受到影响。然而它们的数量还是稍微多了一些,在走道中列队什么的肯定会堵塞交通,这种程度的疏导乃是必须的。

  也亏得如此这般,南宫荣才通过于走廊上移动的傀儡弄清楚了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或许是始终久攻不下让深渊一方的某个指挥官感到了焦躁,深渊一支还算完整的舰队从密密麻麻的怪物中间钻了出来,对正在疲于应付大量怪物的联盟舰队发起了炮击,试图粉碎后者的防御和抵抗。

  虽说对手目前正在集中精力对付别的目标,但谁也说不准他们会不会在受到炮击后迅速转变念头,所以为了能够在短时间内瓦解掉联盟舰队、最不济也要让他们产生混乱无法进行有效的配合,于对手反应过来之前集中火力击毁他们的旗舰便成为了深渊一方最佳也是最为靠谱的选择。

  不过能够成为专门用于歼灭深渊的精锐舰队的旗舰,众人所搭乘的这条船自然也不会轻易白给。刚开始因为没有料到会被敌人集火而受到了一点损伤——同时也让房间里的南宫荣等人摔了个灰头土脸——这会儿全力展开护盾进行防御后就连半点晃动也没有了,虽然是以牺牲提供给武器系统的能量为代价的。

  没错,如今的局面是旗舰把自己整成了乌龟,尽管敌人无法击穿它的防御可反过来它也没法展开反击,正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

本文链接:http://johnneyman.com/jihuizhuangzhi/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