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斗牛棋牌下载 > 吉鸿昌 >

佟麟阁_百度百科

归档日期:06-29       文本归类:吉鸿昌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因牺牲后报纸误写为“麟阁”,此后就沿用了下来),字捷三,人。中华民国军事将领,先后隶属北京政府、国民军国民政府国民革命军),是冯玉祥手下的“十三太保”之一,是中国在抗日战争中殉国的高级将领之一。佟麟阁早年参加护国讨袁战争。曾任冯玉祥部陆军第11师第21混成旅旅长。1926年9月五原誓师后,随部参加北伐。1928年起,任国民革命军第2集团军第35军军长、暂编第11师师长、第29军副军长。1933年率部参加长城抗战,取得喜峰口大捷。同年5月,参加察哈尔抗日同盟军,任第一军军长兼代理察哈尔省主席,跟随冯玉祥驰骋察省,打击日军,收复失地。1936年,任国民革命军第29军副军长,驻守平津一带。卢沟桥事变后,他率部奋勇抗击日本侵略军。7月28日,在北平城外南苑的第29军司令部遭受40余架敌机的轮番轰炸,并有3000人的机械化部队从地面发动猛烈攻击。他与132师师长赵登禹誓死坚守阵地,指挥29军拼死抗击。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后奉命向大红门转移,途中再遭致日军包围,在组织部队突击时,被机枪射中腿部。部下劝其退下,他执意不肯,仍率部激战,头部再受重伤,流血过多,壮烈殉国。1937年7月南京国民政府发布命令,追赠他为陆军上将。1945年后,北平市政府将南沟沿改名为佟麟阁路,以示纪念。

  2014年9月,佟麟阁将军名列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1892年10月29日佟麟阁生于河北高阳县一户农民家庭,他幼时就学于舅父胡老先生门下,习读四书五经。

  1900年7月,高阳居易水之南,保定府之东,惨遭八国联军之日军的大肆烧杀掳掠。闾里成墟,百姓流离夫所,困苦之情,不堪言状。当时8岁的佟麟阁亲眼目睹国家的屈辱与人民的苦难,从此萌发时投笔从戎,遂萌救国之念。17岁时佟麟阁通过舅父的介绍,从当地县官署谋得一个笔帖士的职位,做些缮写工作,每月领取微薄的收入补贴家用。期间在父母的撮合下,佟麟阁与本县一农家女子彭静智(文革时被)结婚。

  1911年11月,为响应辛亥革命,河北滦州爆发了由冯玉祥、王金铭、施从云等领导的反清起义,佟麟阁于这时从戎参军,投入冯玉祥营下为哨兵,后来升为哨长。

  1913年,冯玉祥任备补军左翼第一旅旅长兼第一团团长时,因为其信仰基督教,随将基督教教义引入军中,作为练兵的补助方法。此时佟麟阁在第一团当排长,受冯玉祥影响和对基督教教义的认同,便皈依基督,抱定要象耶稣那样为久受苦难的中国人而牺牲的信念,克尽军人保国卫民的天职。

  1914年,佟麟阁任第十六混成旅第一团第三营第二连连长,驻防陕西。赵登禹在该连入伍。佟见赵骁勇过人,遂结生死之交,后来赵当了冯玉祥的随从卫兵。

  1917年,驻防廊坊,参加冯玉祥领导的“廊坊起义”。张勋被击败后,佟麟阁任第一团第一营副营长;1920年,任第四团的营长,驻防湖北;不久又调驻信阳。在驻信阳时,冯玉祥部因不属直系,又未参加直直皖战争,而得不到吴佩孚的薪饷供应。官兵以盐水和杂粮勉强度日。佟麟阁常以“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和“真爱民,不扰民”的道理,勉励该营官兵,严守军纪,同甘共苦,共度难关。他还带领全营兵为信阳城区,翻修街道,两旁植树,造福于民。

  1921年,冯玉祥入陕打败陕西督军陈树藩后,第十六混成旅扩编为陆军第十一师,佟麟阁在该师第二十二混成旅第一团任营长。

  1922年,第一次直奉战争起,冯玉祥打败河南督军赵倜,自任河南督军后,即扩充和整顿军队,编练了两个补充团,每团两千人,佟麟阁升为团长,隶属宋哲元的第二十五混成旅。不久,冯玉祥任陆军检阅使,部队开驻北京南苑。佟麟阁任第二十五混成旅第一团团长,在冯部的“陆军检阅使署高级教导团”带职受训一年。他勤奋学习,名列前茅。每日课毕,仍然不顾疲劳地处理团务,受到好评。

  冯玉祥在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发动北京政变,佟麟阁前往增援。孙岳部攻取保定,一战而击溃曹部,使得徐永昌庞炳勋两部合围保定,迫使曹世杰开城投降。冯玉祥抵京,决定组织国民军。佟麟阁任该军第十一师二十一混成旅旅长。1925年苏联顾问来到国民军,扩大编制,把步兵编为十二个师。佟麟阁升任第四师师长。

  奉军郭松龄因不满张作霖勾结日本,率部起义,密约冯玉祥联合反张。冯玉祥命令佟麟阁第四师与宋哲元进攻热河。佟麟阁在占领滦河后。冯玉祥任命他为滦河防守副司令(司令为郑金声)。

  1926年,段祺瑞等借口国民军“赤化”,组织讨赤联军,纠集五十余万之众分五路向

  国民军进攻。国民军被迫撤出北京,主力退守南口附近。此时冯玉祥已赴苏联考察。由张之江任国民军总司令。佟麟阁任国民军第十一师师长。该师辖第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三旅。佟麟阁与刘汝明的第十师防守南口,青龙桥、延庆一带阵地,张作霖吴佩孚联合山西阎锡山集中优势兵力,配备坦克、钢甲车等新式武器,向第十一师与第十师发起猛攻,战事持续半年之久。

  佟麟阁在接受防守南口、延庆方面的任务后,即召集有关人员研究作战方案。他对形势的分析是:第一,吴佩孚等倒行逆施,早巳引起国人公愤。这一次讨赤,师出无名,得不到老百姓的拥护。第二、吴佩乎、张作霖、阎锡山三家是合股公司,各有各的打算。打了胜仗,他们能够暂时凑合在一起,一旦打了败仗,就会出现矛盾,甚至于各奔前程。第三,南口一带形势险要,我们居高临下,以逸待劳,有制敌取胜的把握。据此只要选好阵地,巧妙地构筑工事,善于捕捉战机,用各种办法消耗敌人,打击敌人,完全可以少胜多,坚守阵地。

  8月,国民军终因力量不支,导致南口兵败。张之江总司令命令佟麟阁和刘汝明两师西撤。佟鳞阁的第十一师至五原,后进甘肃。

  1926年8月,冯玉祥从苏联回国,举行“五原誓师”响应北伐,宣布全军官兵加入。当时,国民军的杨虎城等部被吴佩孚的刘镇华部包围在西安已达八个多月之久,危在旦夕。冯玉祥派出主力,星夜驰援。国民军第一军十一师佟麟阁部及吉鸿昌第五军为先头部队,由五原经宁夏至平凉,经那州到乾州,急赴咸阳。先解赵登禹部之围,尔后进军西安,击败刘镇华部,解除了西安之围。

  1927年,佟麟阁驻军天水,兼任甘肃省陇南镇守使,上任后致力于刷新政治,兴办地区福利,厉行禁烟禁毒,提倡妇女放足,创建学校和孤儿院等慈善事业,深得民心。他为官清廉,常微服出访,体察民情。有一次他到某县视察时。该县不法县长一向为非作歹,畏惧丢官,竞行贿赂,受到严词斥责,即被撤职。他离任之时,绅民送者万余家。

  宁汉分裂后,武汉国民政府将国民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任冯玉祥为总司令。冯玉祥在西安就职,随后把所部分为五路向河南进军,第十一师师长佟麟阁为第五路副总司令(司令为石友三)。石、佟率领十一师等部于5月东出潼关,攻占洛阳、孟津。

  8日,过偃师时,奉军援军至,企图阻其前进。佟麟阁部凭黑石关之险与奉军激战,奉军不支,向孝义退却。佟麟阁即与第三路军汇合追击之。

  6月1日,占领开封,与北伐军唐生智部会师郑州。尔后在豫、鲁两省与奉、直军继续作战,战无不胜。

  1928年1月,南京政府再次北伐。佟麟阁任第二集团军第三十五军军长兼第十一师师长。转战于豫、鲁、冀各省,屡立战功。

  同年,佟麟阁率第十一师进驻甘肃河州,被马仲英包围。马仲英系回族,凭借宗教的有利条件,处处与他为难。他再三考虑,认为动用武力,必然酿成民族争端,于大局不利,因而处处退让,致使第十一师蒙受损失。事后,他为自己姑息马仲英,处置失当,遂引咎辞职。

  10月,佟麟阁先赴兰州休息,一度解甲归田,回原籍高阳县边家坞村居住,侍奉双亲。

  1929年1月,南京国民政府召开整编会议,冯玉祥的第二集团军为第二编遣区辖十二师。佟麟阁重被起用,任整编以后的第十一师师长。

  1930年中原大战期间,佟麟阁奉冯玉祥之命,在西安建立新一军,任军长兼第二十七师师长,负责召集西北军旧部,招募新兵,积极训练,巩固后方。

  佟麟阁善于练兵,冯玉祥曾称赞“佟善练兵心极细”。他常讲述历代民族英雄的事迹,以培养官兵爱国爱民的精神。

  在训练和作战时,佟麟阁做到有功必赏,有过必罚。他对于犯错误的官兵,打破西北军的惯例,一向不准肉体惩罚。官兵的问题严重,但没有触及刑律,便责令他们在适当的场合检讨,并提出个人改进措施;凡能认识错误并决心改正的,就不追究;对于官兵的一般错误,主张私下规劝,不再公开批评。

  1930年中原大战讨蒋失败,他与冯玉祥一同住在峪道河过着隐居生活,每天与冯一起读书练字,探讨军事政治斗争的经验教训,并聆听进步人士和人的讲课。他们有时也上山打猎,过着清闲的生活。

  1932年8月,宋哲元任察哈尔省主席。佟麟阁受宋的邀请担任察哈尔省警务处长兼领张家口公安局局长。

  是年5月,冯玉祥通电全国,号召进行武装抗日。在此之前,冯玉祥于1932年10月由山东泰山到张家口找佟麟阁磋商组织同盟军等问题。佟夫人因事先不知,未作准备,问如何接待冯先生。佟麟阁说:“还是照旧用小米面窝头,外加大萝卜咸菜招待他。”冯玉祥吃得很香甜,并夸奖说:“你不愧是我的好部下,做了大官还没丢失农民的本色。”冯玉祥告知此来是决心走武装抗日道路的意图时,佟麟阁极表拥护。从此,他们共同策划,为救亡图存,作积极准备。当冯玉祥与佟麟阁会商组织抗日同盟军时,佟麟阁兴奋地挥笔书写王昌龄的《出塞》诗句:

  1933年5月23日,日本关东军参谋长小矶国昭向路透社记者发出狂妄叫嚣:“为保卫‘满

  州国’西境安全,日军有进驻张家口之必要。”察省形势,益行危急,察哈尔省民众抗日同盟军总司令冯玉祥于26日发表抗日通电。

  同日,佟鳞阁、高树勋等十四名将领在张家口联名通电,响应冯玉祥的号召,参加抗日同盟军。内称:奉读宥电,慷慨陈词,抑郁精神,大为振奋,表示今后愿在冯总司令领导之下,团结民众,武装民众,誓以满腔热血,洒遍疆场,保我河山,收复失地。

  冯玉祥任命佟麟阁为抗日同盟军第一军军长,仍代理察省主席。第一军辖四个师及一个独立旅,这是支抗日同盟军的基本队伍。在召开的抗日同盟军第一次代表大会上,成立了同盟军军事委员会,选举了委员三十五人,常委十一 人,佟麟阁是委员和常委之一。

  6月20日,佟麟阁、吉鸿昌、方振武等二十六名将领联名通电表示:为民族生存而战斗,应民众要求而奋起,敢对国人一掬肺腑。凡与敌人同一战线者皆为吾仇。并宣布:重整义师,克日北指,克复察省失地,再图还我河山,……四省不复,此心不渝。佟麟阁积极与北路前敌总指挥吉鸿昌,北路前敌总司令方振武等密切配合,并派出第一军的第二师受吉鸿昌指挥,出兵张北,猛烈攻击敌伪军,先后收复康保、宝昌、沽源,又乘胜挺进,7月12日克复多伦。共击毙日军茂木骑兵第四团及伪军李华岑等千余人。抗日同盟军军威大振。佟麟阁在此期间,治军理政,运筹帷幄,筹备军需,安定后方,出版《国民新报》,宣传抗日主张,组织民众武装,担任前方运输,救护伤员,收容难民,殚精竭虑,甚获察省军民的爱戴。

  对日作战,加上蒋介石、何应钦的军事压迫,使抗日同盟军腹背受敌。察省地瘠民贫,补给也极其困难。冯玉祥迫不得已,乃于1933年8月5日发出通电,把收复国土,交渚国人。15日离开张家口。至此,深为日寇所恐惧的察省民众抗日同盟军不幸夭折。

  抗日同盟军被迫撤销后,宋哲元回察主政。佟麟阁深感抗日之志未遂,而山河破碎

  ,国运垂危,不胜悲愤,于是退居北平香山寓所,与家人团聚,奉养双亲。寄情于研读圣经、周易,写字、摄影、打猎,以待报国时机。

  在隐退期间,宋哲元再三敦请佟麟阁出山,负责军事。第二十九军的师长冯治安赵登禹张自忠刘汝明等亦联袂相邀。此时天津大学生和人民群众的抗日救亡运动,日益激昂。佟麟阁感到抗日救国之日到来,于是欣然出山。回任第二十九军副军长兼军事训练团团长(教育长为张寿龄),还兼大学生军训班主任,住南苑二十九军军部,主持全军事务。整军经武,夙夜匪懈。他曾对人说“中央如下令抗日,麟阁若不身先土卒行,君等可执往前,挖我两眼,割我两耳”。声情激越,闻者热血沸腾。全国有志抗日救国青年,慕将军坚决抗日的声誉,或跋涉千里,或从海外归来,有的就是抗日同盟军的干部和员,都来参加第二十九军,入军事训练团受训。

  宋哲元负责维持冀察政局,被外敌内奸威胁引诱,进退两难,穷于应付,便借为父亲修墓和养病为名,干1937年2月底离干,而以佟麟阁代理军长职务,直接负军事指挥之责。佟麟阁身负二十九军指挥重任,乃时时以国家处境之危,二十九军责任之重,教育官兵,使明战伐,他还随时将敌我情况报告中央和冯王祥(这时冯玉祥在南京任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使上下无所隔离。他与冯治安、赵登禹、张自忠、刘汝明诸师长精诚团结,以共同御敌,二十九军将士之所以拼命赴敌,多得力于佟麟阁的明耻教战。

  1937年7月6日,日军驻丰台的清水节郎中队,全副武装,要求通过宛平县城到长辛店地区演习。宛平第三十七师驻军不许,相持达十余小时。二十九军当即作了应变准备,严阵以待。至晚,敌始退去。7日夜间,日军一个中队突然向芦沟桥守军发起攻击。佟麟阁代军长立即命令三十七师一一○旅旅长何基沣自卫还击。该旅吉星文金振中营遂奋起抵抗。卢沟桥的枪声,响彻了大地,全民族的八年神圣抗战,从此开始。

  部名义向全军官司兵发出命令:凡是日军进犯,坚决抵抗,誓与卢沟桥共存亡,不得后退一步。时人在《北平时报》赞佟麟阁说:“佟副军长善治军,第二十九军纪律严明,勇于作战,而于老百姓秋毫不犯,佟将军训练之力也。”“军士于烈日守城,各队前置水一桶,用开水以止渴,商民感激欲泣,敬献西瓜,坚决不受,对老百姓恭而有礼,杀敌则勇猛武伦,堪称模范军人”

  1937年7月28日,日军向北平发动总攻击,进犯南苑,时任第29军副军长的佟麟阁与132师师长赵登禹指挥29军死守南苑,佟麟阁被机枪射中腿部,部下劝其退下,他执意不肯,仍带伤率部激战。与日军从拂晓战至中午,头部又再受重伤,终因流血过多壮烈殉国,时年45岁。

  佟麟阁妻子彭静智女士,孝敬翁姑,教育子女,勤俭持家,素有贤行。早年随军,响应冯玉祥的号召,纺纱织布,为将士做军衣;在北伐战争中,佟麟阁在前线指挥作战,交通受阻,军饷不济,她曾化装冒险,亲送款项,深受将士佩敬。冯玉祥称她为“模范夫人”。

  佟麟阁殉国时,父母均在堂,下有子女六人。佟夫人将佟麟阁阵亡事瞒过双亲,每日强颜欢笑,只说将军南下抗战,安慰二老;二老念子甚,日倚门望归,夫人乃伪拟家书,以释忧悬。

  佟麟阁性情恬退无竟,喜爱书法。每天写大字十数篇,除战争紧急,从不间断。因而他的书法,颇有造诣。他的墨宝,有一册现存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抗战纪念馆。

  佟麟阁是全面抗战爆发后捐躯疆场的高级将领,冯玉祥将军闻讯后,怀悲写下《吊佟赵》一诗,悼念佟麟阁和一同牺牲的赵登禹将军。佟麟阁骨骸寻获后,夫人彭静智及子女含悲收敛,隐姓埋名,寄厝于北平柏林寺,寺中方丈出于对将军抗日爱国的敬慕,即使是北平沦陷,也始终严守秘密,其灵柩前只摆放着“先府君胡口口之灵”的牌位,直到抗战胜利后国奠于香山。

  1937年7月31日,国民政府发布褒恤令,追赠佟麟阁为陆军上将,生平事迹,宣付史

  同志对佟麟阁的献身精神给予很高的评价。他在1938年3月12日延安纪念孙总理逝世十三周年及追悼抗敌阵亡将七大会上的演说词中说佟麟阁等人“无不给了全中国人以崇高伟大的模范”。

  抗战胜利后,1946年4月5日(清明节)在北平八宝山忠烈祠,北平市各界隆重举行入祀大典,供奉佟、赵两将军神位。并将北平西城的南沟沿命名为“佟麟阁路”。通州亦因佟麟阁在该县指挥过抗日,乃命名一条街为“佟麟阁街”,以为纪念。随后,佟麟阁烈士忠骸移葬于北平西郊风景区香山南约一公里的兰涧沟山上。

  1946年7月28日,国民政府又以隆重的国葬,将佟麟阁将军的灵柩从柏林寺移葬于北平香山的兰涧沟的坡地上,1947年3月13日,佟麟阁生前在北京居住过的南沟浴大街被命名为佟麟阁路。

  1979年8月1日,中共北京市委统战部发出通知,定佟麟阁为抗日阵亡的革命烈士。北京市人民政府为佟将军修墓立碑,一米多高的汉白玉碑上镌刻着“抗日烈士佟麟阁将军之墓”十一个黑色大字。1980年7月28日,北京市政协和北京市民革在香山举行扫墓仪式,隆重纪念佟麟阁殉国四十三周年。

  1985年8月13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抗日战争纪念馆开馆。馆内展出了佟麟阁的遗像、史料、墨宝等,并有塑像一尊,以供人们参观和永远纪念。

  2005年7月,北京市档案馆研究室的工作人员经过近两个月的严谨考证,证实佟麟阁将军殉国的具体地点位于丰台区南苑时村路(大红门东北、赵公口桥南的光彩路中段路西处,距佟将军殉难地向南约100米处确认为是曾经掩埋上百名29军战死士兵遗骸的地点),并建议设立标志以纪念爱国将士。

  2009年9月14日,他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之一。

本文链接:http://johnneyman.com/jihongchang/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