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斗牛棋牌下载 > 吉鸿昌 >

吉鸿昌《绝笔诗》原文

归档日期:08-08       文本归类:吉鸿昌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原文: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渴饮美玲血,饥餐介石头。归来报命日,恢复我神州。

  译文:我憎恨自己没有为了抗日事业而死,以至于今天感到如此的羞耻。山河破碎,国难当头,国家都成了这样,我又何必珍惜我这颗头!

  吉鸿昌1934年加入中国,在天津进行抗日活动,同年11月9日被复兴社特务逮捕。

  吉鸿昌在狱中感到死在如此逆行倒施的反动派的枪口之下,不仅是他个人的耻辱,更是国家、民族的耻辱。在生死的关头,吉鸿昌已将自己个人的命运同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命运自觉地联系在了一起,体现出了一个革命者博大宽广的胸怀和强烈的民族责任感。

  “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虽寥寥几笔,却将他临难时的愤懑之情直泻而出。1933年5月,吉鸿昌联合冯玉祥等组织抗日同盟军,同日军展开了英勇的战斗。同盟军军纪严明,同仇敌忾,收复了许多失地,深受全国人民的拥护。

  在战斗中,吉鸿昌总是身先士卒,英勇无畏。他早已将自己的生死摈将度外。而今国难未纾,敌寇未灭,自己却将倒在推行不抵抗政策的反动派的枪口下,实为他平生之大憾。性格刚烈的他深感羞愧。他的羞愧,其实并非为自己而发。

  大敌当前,外侮在即,然而蒋介石政府却不顾全国人民的意志,公然推行“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对外屈膝退让,对内疯狂屠杀抗日爱国志士。

  吉鸿昌死在如此逆行倒施的反动派的枪口之下。这不仅是他个人的耻辱,更是国家、民族的耻辱。在生死的关头,吉鸿昌已将自己个人的命运同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命运自觉地联系在了一起。体现出了一个革命者博大宽广的胸怀和强烈的民族责任感。

  后两句,紧承上句,“国破尚如此”,“国破”二字引于杜甫《春望》诗中“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杜甫诗中之“国破”以其离情之伤感而令人吁谈叹感怀,而吉鸿昌诗中之“国破”却因其壮志未酬身先卒之憾恨而让他刻骨难忘。

  东北沦陷,生灵涂炭,而日寇的野心也肆意膨胀,华北危急,平津告难,在此国之将亡之际,腐败的政府依然推行其不抵抗的卖国政策。吉鸿昌早已抱定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毅然决心。如果不能死在抗日前线上,那么留此头颅又有何意。其悲壮之势,豪迈之情,直逼云霄。

  吉鸿昌(1895—1934),字世五,原名吉恒立,抗日英雄,爱国将领,河南省扶沟人,祖籍陕西韩城县西原村吉家巷。1913年入冯玉祥部,从士兵递升至军长,骁勇善战。

  1932年加入中国,1934年参与组织中国人民反法西斯大同盟,被推举为主任委员,准备在家乡河南发动中原暴动,向国民政府发难。

  经党组织同意,吉鸿昌与南汉宸、宣侠父等一起拟定了暴动计划,准备将在江西的吉鸿昌旧部两个师调回河南,与河南当地的地方武装结合起来,进行暴动。

  1934年11月9日,吉鸿昌在天津法租界遭军统特务暗杀受伤,遭工部局逮捕。为置吉鸿昌于死地,宋美龄不遗余力,她拿公款向租界行贿,将吉鸿昌引渡到北平军分会。11月24日,经蒋介石下令,吉鸿昌被杀害于北平陆军监狱,时年39岁。

  1971年周恩来总理评价吉鸿昌时说:“吉鸿昌同志由旧军人出身,后来参加,牺牲时很英勇,从容就义,要把他的事迹出书!”

  1984年,在吉鸿昌烈士牺牲50周年前夕评价吉鸿昌说:“吉鸿昌烈士是民族英雄,将永垂不朽!”

  2009年9月10日,在中央宣传部、中央组织部等11个部门联合组织的评选活动中,吉鸿昌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

  “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虽寥寥几笔,却将他临难时的愤懑之情直泻而出.1933年5月,吉鸿昌联合冯玉祥等组织抗日同盟军,同日军展开了英勇的战斗.同盟军军纪严明,同仇敌忾,收复了许多失地,深受全国人民的拥护.在战斗中,吉鸿昌总是身先士卒,英勇无畏.他早已将自己的生死摈将度外.而今国难未纾,敌寇未灭,自己却将倒在推行不抵抗政策的反动派的枪口下,实为他平生之大憾.性格刚烈的他深感羞愧.他的羞愧,其实并非为自己而发.大敌当前,外侮在即,然而蒋介石政府却不顾全国人民的意志,公然推行“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对外屈膝退让,对内疯狂屠杀抗日爱国志士.吉鸿昌死在如此逆行倒施的反动派的枪口之下.这不仅是他个人的耻辱,更是国家、民族的耻辱.在生死的关头,吉鸿昌已将自己个人的命运同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命运自觉地联系在了一起.体现出了一个革命者博大宽广的胸怀和强烈的民族责任感.

  后两句,紧承上句,“国破尚如此”,“国破”二字引于杜甫《春望》诗中“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杜甫诗中之“国破”以其离情之伤感而令人吁谈叹感怀,而吉鸿昌诗中之“国破”却因其壮志未酬身先卒之憾恨而让他刻骨难忘.东北沦陷,生灵涂炭,而日寇的野心也肆意膨胀,华北危急,平津告难,在此国之将亡之际,腐败的政府依然推行其不抵抗的卖国政策.吉鸿昌早已抱定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毅然决心.如果不能死在抗日前线上,那么留此头颅又有何意.其悲壮之势,豪迈之情,直逼云霄.

本文链接:http://johnneyman.com/jihongchang/256.html